源码科技网
a 当前位置: 源码科技网 » 科学 » 正文

中国版星链建设迫在眉睫,大概率将会淘汰,丨亿欧问答

 小狐 • 2020-04-05 12:08  来源:互联网  E381

中国版星链建设迫在眉睫,大概率将会淘汰,丨亿欧问答(图1)

随着SpaceX和OneWeb逐步实现卫星的批量式发射,“天基互联网”或称之为“低轨通信卫星星座”这一赛道,变得愈发“性感”起来。

SpaceX的星链计划,是当前天基互联网建设中的“最强王者”规划卫星数量达4.2万颗。仅在2020年,星链星座便已实现五批共240颗卫星的发射入轨。按照SpaceX的发射节奏,星链或许在今年便可满足美国、加拿大等国的天基互联网需求。

除了SpaceX,OneWeb和亚马逊也向FCC申请了4000多颗卫星,这使得申请总数已逼近5万颗。根据测算,在保障卫星正常运行的前提下,地球300km-1000km的轨道高度上,大概可容纳的卫星数量也为5万颗。如此一来,留给后发国家的机会越来越少,中国版“星链”建设迫在眉睫。

中国版“星链”的建设,必定离不开国家队的引领和民营企业的积极参与。在这一过程中,民营商业航天企业的参与角度是什么?哪类企业将脱颖而出并享受红利?

中国版“星链”为何重要?

首先要的是,WiFi、5G等通信方式,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被取代。但地面组网的局限性,使其无法实现真正的“万物互联”通过卫星星座实现的天基互联网,会是地面通信网的“最强助攻”

地面网是蜂窝组网法,就是用一个基站对区域性客户进行覆盖。以5G建设为例,一个5G宏基站的覆盖半径约为500米,小微基站的覆盖仅为15米,传输距离有限。以中国电信获得的3.5Hz为例,其宏基站信号覆盖半径约250米—500米,室分覆盖半径约15米—50米这种说法更为精准。

除了地面商部署之外,海底光缆也是地面组网的主要方式之一。但海底光缆只是实现了远距离传输,无法满足“最后一公里”的无线通信需求。从目前来看,全球只有20%的地表有地面网,剩下80%都没有网络覆盖,即有30亿人口尚未接入互联网服务。由此可见,地面网覆盖有无法填补的空白。

而通信卫星最核心的特点就是“广域”覆盖面积大。从前的主流方式是应用高轨卫星,它们在距离地球36000公里的地球静止轨道上运行。2019年底,随长征五号遥三运载火箭升入太空的“实践二十号”卫星便是高轨卫星。纵然高轨卫星具有高承载、高功率、高热耗、高控制精度的特点,整个服务周期在10-15年之间,但无法覆盖南北极地区。

低轨卫星星座,融合了高轨卫星和地面网的优点,是非常高效的全球实时覆盖、双向宽带通信的组网模式,也成为了目前的最优解决方案。且低轨卫星的单星成本低,又可以逐步投入建设,有很大机会替代高轨卫星。

低轨卫星运行在300-1000公里的LEO轨道上,轨道和频段均遵循“先到先得”的原则。上文曾提到,目前已获批准的通信星座若建设完毕,地球低轨的有效资源将所剩无几。在处于发展初期的当下阶段,加快“抢占”太空资源,是十分必要的事情。

此外,2019年,美国空军向SpaceX赞助了2870万美元,扶持该公司把星链计划的应用场景拓展到军用,由此成为了星链计划的早期启动用户。马斯克也曾公开表示,哪怕星链计划今后仅占到全球互联网商市场3%的份额,也将给SpaceX带来每年300亿美元的收益,可见其市场潜力大,营收想象力充足。

无论从商业还是军事层面,加快建设中国版“星链”的意义已不言而喻。

“务实”才能更长久

短短几年,中国商业航天已逐渐脱离“航天梦”的情怀,开始以技术实力和实际效益论英雄。

据亿欧科创的不完全统计,2019年,中国商业航天企业披露了23笔融资,总金额在19亿元左右。一部分优质标得以展现,少数企业更在一年内获得2-3轮融资,头部企业获得了更高溢价。

以猎鹰9号火箭作为对比,其火箭第一级实现了可重复使用,这使得猎鹰9号的发射报价降低到5000万美元,发射成本大大降低,商业订单也来得“轻松”许多。

这一现象给国内资本和企业的最大提醒便是:谁先推出大推力的液体火箭发动机,谁就将在之后的市场竞争中占据先发机会。尤其是在卫星发射需求日益增长的前提下,快舟、捷龙火箭或许无法配合发射节奏,民营火箭,尤其是可靠性高、成本低的液体火箭将更受青睐。

亿欧科创曾对国内民营火箭公司技术路径及进展情况进行过梳理。目前,星际荣耀、蓝箭航天、零壹空间、九州云箭均在研发液氧甲烷发动机,星河动力和深蓝航天则在进行液氧煤油发动机的研发试验。尽管在去年,星际荣耀的固体火箭“双曲线一号”首发成功,但在液体火箭的发射上,仍然处于紧张的准备阶段,还未能分出一二。

但是可以预见的是,只有少数企业才能成为真正的民营火箭第一梯队,行业的洗牌风暴会来得更猛烈一些。

对于卫星产业,这一趋势带来的影响将更为“残酷”一是百公斤级以下的卫星,大概率将会淘汰;二是同质化产品将被国家队替代,差异化竞争尤为重要。

九天微星便是选择了低轨星座应用中“物联网”这条差异化路线。既避免了与国家队的正面竞争,也更有利于开展B端市场。九天微星也曾提出“全球共建共享星座”的建设模式,计划建设72颗卫星,尽快促进人与物的网络连接,迅速完成信息化布局。若一切进展顺利,2022年,九天微星将建成中国第一个正式商用的物联座。

商业航天,久久为功。中国版“星链”的建设势必要进行。随着中国版“星链”的建设,我们见证了民营商业航天企业的快速增长,也将看到一大批新兴的关联业态。谁能做到“小众市场里的大玩家”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星链

“星链”是天文学专有名词。来自中国天文学名词审定委员会审定发布的天文学专有名词中文译名,词条译名和中英文解释数据版权由天文学名词委所有。中国天文学名词审定委员会网站:http://www.lamost.org/astrodict

网友评论Translation